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春满四方城

春满四方城



我太太还有三个月便生产了,外母担心我俩没有经验,便要求女儿回娘家暂住,方便照顾。因为我平时的工作都很忙,对外母这个建议简直求之不得。


结果我在太太不在家的日子,结识了一班左邻右里的雀友,这些雀友不但牌品好,床上功夫更好,再加上我因为太太怀孕,而禁慾了整整三、四个月,令我一发不可收拾。


某天的周末,我刚放工回到家,隔壁的李太太跑来找我。「梁先生,你下午有空吗?一起打麻将好不好?」


我想反正没事做,打几圈也好:「好啊!在哪儿打?」「到张太太那边,她先生下午要出差,家中没人。」「可以!等我一下,我就来。」我说。


我进门换了一身较轻便的衣服,来到张家。这时候张先生正要出门,我跟他打招呼:「张先生,周末还工作啊?」「是啊!你自便,不招呼了!」


我进到屋裏面,除了张太太和李太太,还有住顶楼的陈太太。她们都是老雀友,毫不客气地便坐下来就开打了。我却一边打一边对她们仔细打量,张太太在我下家,陈太太坐我对家,她们两人都大概二十七八岁年纪,身材仍然保持得不俗,可能是仍然未生过孩子吧,仍未散发出一股师奶味。


张太太刚结婚不到一年,皮肤长得白皙细緻,样貌娇柔可爱,一头乌黑亮丽的秀髮直垂到圆翘的臀部,今天穿着一件黑色无袖的背心和牛仔短裤,看到她小巧的肚脐眼儿,和白皙的大腿,令我心神蕩漾。


陈太太则比较高挑,但上围相当丰满,丰厚鲜红的嘴唇整天都带浅浅的笑容,今天穿白色宽宽的T恤,原先过肩的秀髮挽在脑后,粉嫩的脖子令男人垂涎欲滴。


至于李太太,她的年龄应该和我相当接近,约三十岁出头,外表虽然是一副安静贤淑的家庭主妇,但是一双媚眼却流露了风骚入骨的淫样。她老公因为工作关係,这几个月都在内地,看来她内心的慾火也跟我一样旺盛。


张太太每次一举手洗牌摸牌,宽鬆的袖口便露出粉红色的半透明的薄薄乳罩,娇嫩的酥胸也隐约可见。只要她一伸手,我便隐约看见她前胸大半乳房,看得我小弟不禁蠢蠢欲动,结果我看她的时间 ,比我看牌的更多,又怎能不成为大输家呢!


忽然她举高左手,这下我更瞧得真切,那薄薄的网状罩杯,包裹着丰满的乳房,连乳头也矇矇眬眬可看见,令我喉头立时一乾,小弟弟硬上加硬,恨不得立即钻进她的穴洞内。


好不容易才定下神来,将北圈打完,我输了将近一千元。愿赌自然服输,更何况偷窥了别人老婆的奶子。我们正準备重新转风的时候,陈太太说她饿了,其实我连中午饭也没有吃。


「真不好意思,赢了梁先生的钱,我去买一些点心回来,我们吃完才继续打好了!」陈太太说。


「好啊!」张太太说:「我还有一些汤,我再热一下可以一起喝。」


于是陈太太和李太太出外买点烧滷味回来吃,张太太到厨房热汤,我因为输钱就没分配到工作。等她们都出去了,我走到厨房,想问张太太有甚么可以帮忙,刚好张太太匆匆走出来,因走廊太窄的关係,两人撞个正着。 我的前胸刚刚踫正张太太丰满的乳房,哇!好柔软的身体啊!「哎呀……!哼……!你吃了我的豆腐!」张太太笑着骂我。


「好啊,我就真的想吃一吃妳的……」我开着玩笑说,而且抓动十指向着她的前胸,作出色狼的表情。 张太太双手叉腰,酥胸一挺地说:「你敢!」


我节节进逼,离她脸庞愈来愈贴近:「你说呢?」


她有点慌张,可是仍嘴硬的「哼」了一声,也没退缩。我索性吻上她的唇,她呆住了。我抬起头,看她不知所措的样子,觉得好笑,又重新往她嘴吻去,在她唇上吻,而且舌头慢慢侵入她的小嘴。


她呆呆的站着任我吻,我一把将她搂过来,双手抚弄她迷人的长髮,顺腰而下,秀髮的尽头便是她高翘小巧的圆臀,我隔着小牛仔短裤轻轻的抚摸她的阴部,她鼻子发出「唔唔」的声音。


她突然挣脱我,红着脸说:「不要!」


我用力的将她搂回来,吻她的粉额,轻咬她的耳珠,她依然说:「不要……」


我将舌尖伸入她的耳朵之中,她「啊」了一声,全身发抖,我左手揽着她的腰枝,右手摸上了她的胸脯。就是这对乳房令我输了千元,我要拿些着数不可啊。


「啊……别……别这样……我丈夫会回来……啊……她们……会回来……」


她开始胡言乱语,我不理她,继续吻她的脖子和肩膀,并且将手伸入她的衫内,抚摸她的双乳。


张太太的乳房饱满温润,手感十足,我乾脆地拉起她的衫,陶醉地吸吮她的蓓蕾。


我停下来,仔细看她美丽的脸庞,她也张开迷濛的大眼睛看我,我们又吻在一起。我的手在解开她的裤头,她象徵式的挣扎,不一会儿,钮扣和拉链都被我拉开了。


可是这时候传来「滋……」的声音,张太太惊叫一声:「我的汤!」


那汤滚沸出来了,她赶紧回身去关掉炉灶,我跟在她身后,等她将汤放好,便急不及待的从背后搂抱住她,并且将她的短裤除掉。


她的内裤和乳罩一样都是浅透明粉红色的,而且也是薄薄的网状,小小的裤子将她白白的臀部绷得紧紧的,我一边用手抚摸她的腰臀,一边掏出了小弟弟,它早已硬得发痛。


我拉住张太太的手到后面来握我的小弟弟,她不好意思的拿在手裏,诧异的说:「哗!好硬的大 鸠鸠啊!」 「你先生有没有这么硬吗?」我问她,她害羞的摇摇头说:他很快就不济地完事。


我将她推向洗手盆,让她的身子向前倾,我一面欣赏着她美丽的臀部,一面将她的内裤脱下来,她已经不再挣扎,任由我胡作非为。


我蹲下来,看到她嫣红湿润的小穴,我忍不住吻下去,她非常受用的惭鄢ず羝鹄聪硎埽矣蒙嗤泛莺莸纳旖ㄖ校滩蛔∫徽蟪榇ぃ囱砩铣ち鞑幌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