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上过的女人们第九章zhlongshen



作者:zhlongshen 字数:5230 前文链接:thread-9158855-1-1.html 看着如母狗般趴在沙发上,高翘着雪白丰腴美股的岳母,我再也无法继续欣 赏岳母那对玉滑细腻的大腿根处正盈盈流淌着小溪,并将两片红肿肉唇滋润着油 光华亮早已微微打开的娇嫩粉红的肉缝。低吼了一声,挺着巨大坚硬火热的鸡巴, 对准那早已张开小口的娇嫩的肉洞插去,只听叽的一声,整根鸡巴进去了一大半, 而岳母则昂起头颅,发出一声绵长轻细的娇啼,啼声婉转旖旎,徐徐回荡,细细 洒落,好似烟雨滋万物,绵绵不绝春意生,又似和风轻轻抚,肉酥魂销心田醉。 听着岳母醉心魂销的轻啼娇吟,我用力一挺,整根肉棒全完没入那紧小娇腻 的肉洞中,一层柔软湿滑的娇肉将我巨大坚硬的肉棒紧紧包裹着,每一次抽动肉 洞中的嫩肉都与肉棒上所有敏感细胞完全紧密贴实,令其产生无与伦比的快感与 舒爽。 我俯下身,伸出湿软的舌头,在岳母闪耀着玉白色渗出点点晶莹汗珠的美背 上轻轻的游动,感受着美背的细腻嫩滑。部分点点细小反射着洁白光泽,显得晶 莹剔透,宛如一粒粒水晶砂砾般的汗珠被我的软舌一一吸纳,细细品味着其中的 春意。 「嗯……」 岳母红唇轻启,一声声绵细旖旎的娇啼徐徐飘然而出,宛如月下仙子浅唱低 吟醉心迷神,又似魔界妖姬柔嗲媚啼勾魂摄魄。 一声声娇媚柔嗲的轻啼淫叫宛如一块块巨石圆木,重重的投在我的心田之中, 激起层层春水欲浪,令我血脉贲张,一股新的动力瞬间游遍四肢百骸。我闷哼一 声,仿佛吃了春药一般,下体快速大力的抽插起来,一股股淫水腻液伴随着叽叽 之声,从岳母娇嫩的肉洞中徐徐渗出,顺着玉滑雪嫩的大腿缓缓流淌,或是汇聚 在腻滑不堪的肉洞口,凝成一滴滴乳白色的小珠,随着玉股晃动的频率拖着一缕 粘腻的细线缓缓滴落。 一首绵长娇啼的淫曲在客厅中响奏了半个小时左右才渐渐停息,唯留一声声 缓慢细长蕴含无限满足与慵懒的娇喘在客厅的上空轻轻飘荡舒展。 我搂着岳母娇嫩的玉体,一双粗大的双手不断在其上游走不停,最终在岳母 那雪嫩玉滑的双乳上流连忘返,频频揉捏,轻轻抚摸。 两条赤裸的躯体在沙发上缠绵,细细品味与享受着这激情后的余温。 最后,我横抱起岳母玉白嫩滑的娇躯。只见岳母红霞满面,迷人妩媚的双眸 一片温柔,偷偷的瞥了我一眼,随又娇羞的垂下芙面,轻轻合上双眸,不敢与我 对视。看着岳母散发出婉如邻家小妹的娇羞之态,令我禁不住心田中的春意荡漾, 泛起微微轻波,如不是身体有些吃不消,也怕老婆醒来,我又要再上岳母一次了。 我将岳母嫩滑的玉体轻轻的放在床上,然后在其软如绵滑如绸的美乳上轻轻 的吮吸了一口,一声妩媚迷人的娇啼徐徐飘来,令我禁不住将硬起的鸡巴塞入岳 母性感迷人的小嘴中,然后抱着她的头颅,快速使劲的套弄着,窄小的房间中响 起了一阵阵沉闷的呜呜之声。 我巨大坚硬的肉棒直接顶进岳母的喉口中,窄小的喉口紧紧的裹着我的龟头, 一阵阵舒爽的快感在龟头上游走汇聚,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 「呜……呜……呜……」 突然,岳母纤长的玉手使劲的推着我的大腿,嘴里更是发出呜咽不止的声响。 此时正是我射精的关键时刻,我也明白岳母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看着岳母焦急 的模样,我的心里划过一道异样的快感,不但没有抽离肉棒,反而更快更使劲的 套弄着岳母的脑袋。 此时此刻,一阵阵快感如喷发前的火山一般,只能汇集无法停。蓦然,一股 无已言表的快感从肉棒上传来,然后一股股滚热的洪流喷发而出,随之而来是我 浑身的无力之感,特别是双腿有种酥软的感觉,差点就站立不住了。射精后我的 肉棒还遗留在岳母的小嘴里一两秒后才抽离。我刚一抽离肉棒,岳母立即俯在床 边猛烈的咳嗽和急促的喘息起来。一大股的乳白色浓精从岳母的嘴里流到地上, 一丝丝晶莹剔透的细线从岳母的红唇中垂落而下。 我立即抽了几张纸巾帮岳母擦拭着红唇与芙面,岳母有些赌气的将我一推, 自己抢过纸巾,一边擦拭一边嗔怪的剜了我一眼。应该是怪我刚才差点让她窒息 了。 我只能讪讪的笑了笑,然后指了指对面的房间,在岳母嗔怪与不满的目光中 仓惶逃离,躲进自己与老婆的房间。 我进了房间看着还在酣睡的老婆顿时有些心慌,不知道刚才她是醒了装睡, 还是真的睡着了。以老婆的性格,她刚才如真的醒了,那幺她必定会装睡,因为 那样会让大家都十分尴尬,以后不知要如何面对。 我悄悄的爬到床上,轻轻的拥抱着老婆软嫩的玉体,一手游向她挺秀的酥乳, 另一手摸向她双腿间的曼妙之处。同时借着窗外的月光仔细的观察着老面美艳的 容颜,发觉并无什幺异样,这才将提着的心缓缓放下。暗想,老婆与岳母两人应 该是聊天聊到半夜才睡。否则按正常情况下,才婆应该早被惊醒。想到此处,我 一阵心悸,现在想起来,刚才与岳母两人的交媾,真是惊险万分,万一真被老婆 发现,后果是不堪设想,我都不知道如何处理。更本不可能与色情小说中所叙述 的那样,什幺母女同床啊什幺的,这太扯了。可能也有这样的事情,反正我感觉, 我老婆应该不会如此。 果真是色胆包天啊,发泄了兽欲后的我从归理智,回想刚才的一切,我惊出 一身冷汗,不过当时精虫上脑,哪里会考虑如此多的事,而且在兽欲来临之时, 就算明知干过后会被斩头,我想当时还是会去干。 兽欲真是可怕啊! 我在细揉轻捏之下,老婆酥乳上的两粒红艳的樱桃已开始渐渐涨立,同时下 体柔软的肉缝处亦有丝丝淫水溢处,滋润着两边稀疏长着的几根阴毛。 「嗯……」 酣睡如泥的老婆红唇轻启,一丝轻细的娇啼从中缓缓溢出,同时扭动着如水 蛇一般的身躯,平添无限诱惑。 妈的,这刚干完母亲又干女儿,确实有一种特别的兴奋,如果真是两母女同 时奸淫,那可真是让人爽飞了……这样的情景想想就是,如令我能把岳母也操了 已是十分幸运了,这种要母女同床共侍一夫的高超境界目前我还是达不到。如果 是扮成强盗歹徒什幺的倒是容易,但要母女俩同时自愿,这可很有难度。 为了遮掩岳母在床单上遗留的水溃,我是必须和老婆干一次,否则明天容易 引起怀疑。看着在我抚摸下已不住扭动着玉体的老婆,我也确实有一干的冲动。 下体的猛龙已再次缓缓挺立,准备再次大闹水帘洞。 在我双手不断的抚摸挑逗之下,老婆雪嫩的玉体连连扭动,一对修长雪白的 美腿紧紧的夹着我的手不住厮磨,同进丹唇轻启,一声声妩媚的娇啼缓缓溢出。 真是母女都一样骚啊,我将粗硬的鸡巴轻轻的顶在老婆腻滑软嫩的阴道口, 轻轻的一顶,叽的一声,整根肉棒进去了一大半。 「啊……」 老婆舒爽的轻啼了一声,同时睁开一对惺忪朦胧的双眸,看了一眼,然后娇 嗔着说道:「老公……你坏死了……人家都睡了……」 「宝贝乖乖小心肝,你睡了还这幺淫荡啊,你看看下面这幺多水,味道还很 骚啊!」我将沾满淫汁蜜液的手指放在她小巧的琼鼻之下,让她闻闻。 「讨厌,都是你逗人家的啦!」老婆居然还有些羞涩,一手推在我的手指, 然后在我身上轻轻的捏了一把。 「乖乖,来,把嘴张开,把你的淫水舔干净了。」我将手指伸到老婆的红唇 边,顶着她那软软的红唇,想伸进她的小嘴中。 「才不要呢,你自己舔。」老婆捂着自己的小嘴,将我的手指推向我的嘴边。 我下体一挺,整根鸡巴叽的一声完全的没入她腻滑娇嫩的肉洞中,同时嘴里 坏坏的问道:「要不要?」 「啊……就是不要……你坏……」 我老抓着我的手指,伸出软湿的娇舌,在我手指上缓缓轻细的打转,然后一 口将我的手指含在了小嘴里,轻轻的吮吸着。 「小骚货……」 指上传来细微酥麻的吮吸感,让我更加兴奋,下体开始缓缓的加速抽插起来。 「啊……老……老公……快……用力……啊……好爽……啊……」 老婆侧躺着玉体,浑圆雪嫩的玉股高高向后挺送着,紧小嫩滑的肉洞紧紧的 吸着我的肉棒,一丝丝乳白以的淫汁蜜液随着肉棒的抽插而徐徐溢出,顺着嫩滑 的美股流淌而下,滴落在床单上,将其浸湿。 「老公……老公……啊……人……人家……想……想坐在……坐在你……脸 ……脸上……啊……」 老婆被我操得玉体如海浪中的小舟一般,疯狂的颤动,一对秀挺雪嫩的酥上 下飞舞,发出一声声轻微的啪啪之声。 妈的,这小骚货,还想坐在我脸上啊!不过想想我也兴奋,于是欣然的抽出 肉棒。在抽出肉棒的刹那,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老婆娇嫩腻滑的肉洞猛的一阵收 缩,好像舍不得我的肉棒离去,想要咬住一般。 「嗯……」 老婆娇啼的缓缓爬起,扶着床头,轻轻的坐在了我的脸上,玉手纤指将那性 感蕾丝的丁字裤拉向一边,令的我嘴巴可以直接触到她的阴阜上。 「嗯……老公……」 老公娇软的轻哼一声,然后就用她那腻滑柔软的阴阜在我唇上轻轻的蠕动。 我张着嘴,将她两片粉嫩柔软的肉唇含在嘴里,轻轻的咬着。 「啊……老公……轻……点……别把人家咬疼了……」 此时我也兴奋异常,下体的肉棒高高翘起,几乎贴在肚皮上,如若此时岳母 坐在上面那该有多爽啊!我禁不住在心中意淫着。 我吮吸了几妙老婆娇嫩的肉唇后就吐了出来,然后用舌头在她的肉缝处一遍 遍的缓缓舔过,时而在嫩红的阴道口打的转,或是轻轻顶进去。 「啊……老公……舌头……进……进去……」 老婆兴奋得玉股轻轻蠕动,嘴里娇啼连连。 我用舌头直接顶进老婆娇嫩腻滑的小肉洞中,一遍遍的打着转,舌尖向上或 是向下弯起,成勾状,在其娇嫩粉软的肉壁上或轻或重的点触摩擦。 「嗯……好爽……老公……再进去……」 老婆抓着我的双手直接按在她的酥乳上,嘴里娇啼淫叫着,「老公……用力 ……用力的捏……」 双手捏着老婆玉滑柔软但弹性十足的酥乳,嘴里吮吸着腻滑软嫩的阴阜,兴 奋得我肉棒仿佛快要爆了一般,一颤一颤的。 「嗯……」 老婆玉股的蠕动越来越大,粉嫩的阴道中淫水潺潺流淌而出,玉体前摇后摆, 泛起一阵阵玉波雪浪,一声声娇媚的轻啼从性感迷人的丹唇中徐徐溢出,啼声绵 细轻盈,娇柔妩媚,渗骨侵魂,令人心迷神醉,引得阵阵春意欲水在我体内澎湃 汹涌,只等决堤而出。 「嗯……」 一滴晶莹剔透的玉液自老婆的小嘴中溢出,滴在我的脸上,此时我才注意到 老婆双颊绯红,迷离的双眸中春潮阵阵,丹唇轻启,发出一阵急促的娇喘。 「老公……」 突然,老婆娇啼一声,然后直接调了个方向,与我来了个69式,伸出湿软 的香舌在我的肉棒上轻轻的舔弄着。只感觉一个湿软温热的软肉贴着我的肉棒缓 缓至根部直舔而上,然后在我龟头上轻轻的打着转儿,亢奋得我龟头处溢出一小 股透明的淫汁,整根肉棒都在轻轻颤抖。 有来无往非礼也。我双手轻轻的捏着老婆两片娇嫩红肿的肉唇,向着两边拉 开,软软红肿的肉唇被我拉成两片几近透明的肉膜。一个鲜红娇嫩的肉洞完美的 暴露在我的眼前,我张嘴对着这娇嫩腻滑的肉洞一阵吮吸,同时湿软的舌头在其 边缘处打转。 「呜……」 正含着我大肉棒的老婆轻轻舒爽的娇啼了一声,然后娇嫩的肉洞一阵阵的收 缩,一股股腻滑的淫汁蜜液缓缓的流淌而出,被我轻易的吸入嘴中,缓缓吞下, 一股略略的骚味夹杂着丝丝腥味。不过此时在欲火的焚烧之下,感觉如饮甘露, 回味远穷。 「呜……呜……」 老婆小嘴轻轻的的媚吟了几声,雪嫩的玉股缓缓的摇了摇。 我湿软的舌头在老婆粉嫩的阴道中翻腾打转,进进出出,令里面娇嫩的阴道 肉壁一阵阵的收缩,渗出一股股乳白色的淫汁蜜液,将我湿软的舌头浸得腻滑不 堪,回到嘴里时细细的品尝着老婆蜜液的滋味。 看着老婆大开湿淋淋的软嫩的肉缝,我放弃对粉嫩阴道的骚扰,张大嘴吧, 对着老婆整条湿软的肉缝吮吸。湿软的舌头从粉嫩的阴道口扫向涨立而起的软嫩 阴核,途经尿道口。我就这幺来来回回的在老婆粉嫩的阴道口扫向软嫩的阴核, 兴奋得老婆居然吐出我的坚硬的肉棒,轻扬螓首,丹唇缓张,发出一声绵长的娇 啼,啼呤之声轻盈细腻媚人异常,如春雨似和风,轻轻缓缓透体渗骨,令我骨酥 魂销,兽血沸腾。 嘴品软嫩腻滑的旖旎曼妙之处,耳闻骨酥魂销的娇啼媚呤之声,令我欲火高 涨,感觉自己的理智都要被其焚灭了一般。我再也无法忍受了,令老婆起身,平 躺而下,将她一对雪嫩玉滑的美腿搭在我的肩膀之上。看着粉嫩腻滑已微微张开, 正缓缓渗出丝丝乳白色淫汁蜜液的阴道口,我沉闷的哼了一声,手握火热坚硬粘 满老婆小嘴中玉液显得有些晶莹的肉棒,在粉嫩腻滑的阴道口缓缓的摩擦了几下, 然后屁股一挺,叽的一声,整个龟头挤进老婆紧小腻滑的阴道中。 「啊……」 老婆发出一声销魂媚骨的娇啼轻吟。 我再次一挺屁股,又是叽的一声,整根火热的肉棒应声而入,只觉肉棒闯进 了一个紧小的腻滑的肉洞中,四周温热软嫩的肉壁一阵阵的收缩,缓缓的在肉棒 上蠕动,挤压,一股股强烈的快感在肉棒上产生,令我感觉缓慢抽动更本无法满 足所需的快感,于是立即快速大力的抽插起来,抽得老婆娇啼连连,媚叫声声, 一声声柔媚轻舒的淫啼声如主旋律般在房间内婉转回荡,其间蛟龙翻腾的叽叽声 与玉体触碰的啪啪响为其伴奏。房间内淫曲媚调绵绵轻唱,床塌上男欢女爱频频 荡漾,交织成一幅媚色无边的春宫图。 七八分钟后,我浑身酥软,大汗淋漓如死狗一般趴在老婆身上喘着粗气。老 婆轻轻的搂着我,一对雪嫩的玉手拿着一条毛巾轻轻的帮我擦拭着汗水,红唇吻 着我的脖颈处,吐气如兰,娇声媚道:「老公……你好棒……好好的睡一下吧 ……」